监管趋紧,金融资产管理机构如何迎难求变?

发布日期:2024-04-25 08:03    点击次数:179

8月18日,新华社瞭望智库在京举办金融资产管理行业发展与趋势研讨会,并与浙江省浙商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发布《2023中国金融资产管理行业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

金融资产管理行业发展与趋势研讨会 现场。

新华社瞭望周刊副总编辑谢鹏在致辞中指出,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背景下,金融资产管理行业亟待推陈出新、迎难求变。2019年以来,有关金融资产管理行业的中央文件陆续发布,各地也出台了超20个地方文件。金融资产管理行业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从“放养”“散养”到“栏养”“教养”,进入新发展阶段,迎来了一个有规矩、有压力,呼吁更高水平政策监管、模式创新与人才发现的新时期。

北京金融法院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李艳红提到,金融管理公司是助力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推动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力量,金融资产管理行业的健康发展对于经济、金融体系安全稳定、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作为专门的金融审判机关,北京金融法院持续推动金融风险的联防联控联动预警,助力金融机构改革化险、实体企业纾困解难,为国家稳经济、防风险、保就业、促发展贡献力量。

浙江省浙商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首席战略官李传全建议,当前无论是政治环境还是经济环境都发生着深刻的变化,不良资产管理行业面临更大的挑战。党的二十大报告强调“要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特别指出“防范金融风险还须解决许多重大问题”。同时,目前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不确定性因素增多,集中体现在中小金融机构风险较大,房地产和地方债务风险突出,不良资产存在较大的反弹压力。不良资产管理行业要“吃老本、走老路”是行不通的,行业上下必须积极变革,去面对复杂多变的经济金融环境,体现更大的使命担当。

难在哪里?

金融资产管理行业作为公认的逆周期行业,当下似乎应处在发展的好时期,但是与会嘉宾普遍认为,与以往相比,行业发展进入到一个困难期。

李艳红认为,金融资产管理行业迅猛发展的同时,也给金融监管和相关法律诉讼带来了不少争议和难点。例如,部分案件涉及债权的时间长、主体多,债权经过多次转让,数额不清、证据不详,利率与本金的对应、担保与主债权的对应均不明确,导致事实认定难,法律适用难。同时,部分案件被告众多,分布在全国的多个省市,且大量被告人需要公告送达,导致诉讼的周期长、效率低。

新华社瞭望智库理事长胡梅娟认为,构建统一大市场是金融资产管理行业由小变大、由大变强的必由之路。市场资源是最稀缺的资源,也是在当下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以及预期转弱的三重压力下,发挥我国超大市场的韧性优势的关键所在。目前,我国金融资产管理行业市场主体较为丰富、市场化改革较为成熟,已具备构建统一大市场的基本要素,亟待突破地区壁垒、管理壁垒、意识壁垒,强化信息交互和沟通,进一步推进建设进程。

中国长城资产经营一部总经理申希国认为,从目前的外部宏观环境来看,金融资产管理行业的发展正处于黄金机遇期,经历了前期的业务扩张和如今的主业回归,各家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能否抓住当下发展机遇是个难题,这取决于自身能力建设。特别是要找准自身在金融体系中的独特定位,摆脱之前唯规模论、扮演影子银行的错误战略,坚定不够地聚焦主业、做精专业,苦练内功,差异化发展,形成核心竞争力。

中国信达研究部首席不良资产研究员王洋认为,经济下行期是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收购不良资产的好时期,却为存量资产处置带来了很大困难。因此,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应发挥精耕细作的作用,将不良资产变成有价资产,推动经济向好发展。同时,在坚持商业可持续的基础上,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应该践行政治性、人民性,对纾困企业给予相应的帮助,在纾困企业中不再盲目追求高回报率和市场占有率。

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建忠表示,金融资产管理行业的部分监管政策须与时俱进,优化各地监管标准。北京资产自成立以来,围绕主责主业,积极对接区域内银行、信托及同业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协助化解金融风险,发挥好区域经济发展稳定器的作用,同时积极探索创新,充当企业重整财务顾问,与同业形成差异化竞争,协助北京区域内企业纾困。

李传全认为,目前我国金融资产管理行业“成型但不成熟”,仍处于发展和塑形过程中。一是市场和监管部门对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认知和定位仍有待进一步优化;二是金融资产管理行业应持续以市场化方式回归主业,发挥风险化解和服务实体经济的功能;三是实践和制度层面仍存在诸多问题,如业务不平等、业务规则不同意、制度不完善不统一等。

四川发展资管副总经理张磊提到,目前,金融资产管理行业对不良资产的盘活处置都处在一个相对“困难”的时期,主要体现在人、财、物的短缺上。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投行化转型过程中,需要大量的高精尖人才,如何吸引人才是个问题。另外,地方资产管理公司还面临资金成本高、可用融资期限与资产盘活处置耗时不匹配的难题,以及缺乏与之定位相匹配的政策手段、资源配置及制度支撑。

中原资产战略发展部副总经理郑奕壮认为,从操作层面来看,地方资产管理公司主要面临三重难题。一是收购难,银行出售不良资产包数量减少,供给收缩;二是处置难,在下行周期中,存量资产价格走低、规模缩水,难以出手;三是融资难,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是否属于金融机构的身份界定,直接影响到融资成本高低。想要发挥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化险作用,监管机构应对行业有更清晰的界定和监管标准。

如何谋变?

迎难求变,重点在如何谋变。浙商资产战略发展部总经理、研究院副院长冯毅发布并解读了《报告》,为金融资产管理行业转型升级提供了一些发展建议。

冯毅表示,《报告》撰写历时5个月,前期调研包括浙江、四川、河南、山东等地,通过“专家访谈+实地调查+数据分析”的方式针对经济下行周期和金融监管收紧之下,金融资产管理行业较普遍存在的资产板结化、估值系统不健全、一二级市场竞争失序等问题,做了针对性分析,并提出了诸多建议。

《报告》由5部分内容构成,首先从供给端分析了存量风险暴露的原因及现状,其次从需求端提出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谋求转型的迫切性,然后通过分析金融资产管理行业的发展困境,给予了相应的路径分析和发展建议,最后整理了监管部门、从业机构代表的相关署名文章以便更好地展示行业发展全貌。

目前,我国金融资产管理行业受内外部多重因素影响,发展出现了一些困境。比如存量资产包处置难题,从前几年高价“抢包”到如今资产价格缩水贬值,不良资产的处置难度逐渐加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赖以生存的逆周期投资逻辑或出现失灵,公司现金流情况难以“算细账”,容易导致资产板结化、现金流困难、业绩不彰等问题出现。

同时,正在推进中的金融监管机构改革,尚未明确央地金融监管的细节,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归属地方金融局监管,全国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接受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监管,两类机构在展业中难免存在标准不一的模糊地带,存在据此寻求业务突破的监管套利等不规范现象,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行业发展。

为了更好地发挥金融资产管理行业化解风险的作用,《报告》建议,应从找准定位、完善监管、健全机制、建设能力、配套措施等方面入手,改善行业痛点。

从行业定位来看,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应坚守主业,做风险化解的主力军,同时寻求业务的差异化定位。《报告》认为,全国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放眼全国,承担重点风险化解职能。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扎根区域,发挥好区域协同作用。非持牌机构共筑商业生态,推动专业能力提升,由此形成不同层次、不同属性机构的差异化作用。

另外,从建设充分竞争的不良资产处置市场来看,现亟需对行业进行全面的情况摸底,掌握最真实的行业发展现状。因为金融资产管理行业目前仅信达和华融两家上市公司,其他机构尤其是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的经营情况可能只掌握在地方金融局手中,中央缺乏对全行业的情况掌握,这不利于建立不良资产处置统一大市场。

在此基础之上,监管机构可借助此次金融监管机构改革,形成统一监管标准,坚决贯彻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大政方针,从顶层设计入手,不断完善不良资产收购、处置、相关信息披露等配套政策措施,探索建立全国性不良资产交易中心。

北京金融法院资产李传全行业金融发布于:北京市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Powered by 炒股配资开户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